手机版   |   最新资讯
您的当前位置:雕塑艺术网 > 艺术名家 > 正文

法海寺壁画后面的护宝故事

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 时间:2020-08-24 手机版

校园混混道路,依法治国的基本内涵,万年历天干地支查询

>

 ▌呼延云

 始建于明英宗正统四年(1439年)、迄今580年的法海寺,寺中壁画走过了一条怎样苦难但辉煌的道路?

 今年“五一”小长假,比往年增加了一天,不少人都选择跟亲友一起好好出去玩玩儿,但是在各个景点都万头攒动、人满为患的前提下,“去哪儿”成了最让人头疼的一件事。

 我的答案是,法海寺。

 在北京数不胜数的寺庙中,这是一个宛如扫地僧般的存在。

 它没有潭柘寺的历史悠久,没有雍和宫的煊赫雍容,没有云居寺的底蕴浓厚,没有碧云寺的秀美奇崛,说起来,它只是个规模与建制都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“玲珑小寺”,但它却珍藏着“可与文艺复兴时期相媲美”、“与敦煌莫高窟齐名”的壁画。英国学者安吉拉·莱瑟姆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参观完这些壁画后,在《伦敦新闻》上撰文,称赞它们为“世界上最伟大的绘画作品之一”,因而在西方世界引发巨大轰动,但是迄今,就连北京本地人知道它的也寥寥无几。它就那么沉静而安详地卧于群峰环抱、松柏掩映的翠微山麓,对偶尔造访的游客露出神秘的微笑。

 一 红得发紫到隐身林泉

 法海寺始建于明英宗正统四年,据“法海禅寺碑”上的碑文记载,此寺是英宗的近侍太监李童倡议,由工部派出的木匠、瓦匠、石匠、妆銮匠、雕銮匠、漆匠等百余人,历时四年零八个月修建完成的。整座寺院坐北朝南,依山势逐级建有三门殿、天王殿、大雄宝殿、药师殿,藏经楼,两翼对称建有钟鼓二楼、珈蓝祖师二堂以及僧房、廊庑、厨库等,又于山口处修远门,开坦途以通寺内。“雕刻藻绘,像设庄严,香华器物,凡寺之所宜有者,糜不毕具”。建成后,英宗取“佛法广大难测,譬之以海”之意,命名为法海寺。

 李童在英宗一朝的太监中颇具资格,他侍奉过明成祖朱棣,在成祖北征死于榆木川之后是护送其遗体秘密回京的亲随之一,之后在仁宗和宣宗两朝亦被信任并委以重任,英宗登基后,他已经名列内廷最有地位的太监。太监是无根之人,哪怕再有权势,也自认命苦福薄,所以把一切寄托来世的思想非常浓厚,明清两朝,一个太监的“成功标志”就是有能力承建寺院,李童亦是如此。为了修建法海寺,他不惜血本,不仅耗资巨大,而且处处精心,这集中体现在整个寺院最重要的大雄宝殿内,除了请当时顶级的宫廷画匠绘制壁画外,还用金丝楠木雕塑了三世佛像和十八罗汉像,更在大雄宝殿的天顶设计了深一米、分三层逐级上升且无比精美的藻井,再加上英宗赐予的高1.75米,重达1065公斤、在钟口莲花瓣上铸以浪花纹饰的青铜佛钟悬于殿外,无论是白日里的翘角重檐、金碧辉煌,抑或是日暮后的青灯古佛、钟鸣如涛,都给襟怀宽厚的西山平添了几分法相庄严。

 法海寺在正统景泰年间,曾经很“红”,第一代住持福寿、第二代住持嵩严书圆寂后,墓塔前立有皇帝谕祭碑,第三代住持慧义任职僧录寺左善世,这个职位是主管全国僧务的第一把交椅,这些都可以说明法海寺地位之高且名噪京城。明孝宗弘治末年,不知为何突然走向衰败,据正德十年《重修法海禅寺记》所记:“葺理失功德之林,主持非开山之释,榱桷欹倾,门径萧索、斋鱼不闻,经函尘合”,完全是日子都过不下去的样子,后来虽然有所修缮,但再无先前之振作。

 康熙二十一年,朝廷再次重修法海寺。但此后二百六十七年间,清朝皇帝不仅从来没有涉足于此,更没有表示过对这座京西小寺的任何关注,哪怕是《日下旧闻考》这样以内容丰富、考据详实、收录全面的旧京风物书籍,对法海寺也只谈到明碑、佛幢等等,对大雄宝殿内的雕塑和壁画只字未提。至此,法海寺完成了其历史文化意义上的遁形,哪怕是在康乾盛世,也隐身林泉,默默无闻,也许对于一座寺院而言,香火隆盛是喜闻乐见之事,但从另一个角度讲,小众或者无名,反而成为了自保的最佳方式,否则,以乾隆皇帝对文物——尤其是书画的痴迷和爱好,保不齐就想方设法在壁画上盖下自己的大章了。

本文地址: http://www.shayandiaosu.com/yishumingjia/38781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雕塑艺术网 - 中国雕塑新闻网,雕塑网,雕塑资讯,雕塑价格,雕塑加工 http://www.shayandiaosu.com

Copyright © 2018 雕塑艺术网 版权所有 手机版

Top